瓦伦西亚大学语言学校

三七價漲:行業巨頭扎堆文山蹲點

時間:2017/12/13 11:08:00 作者:云南德科特 點擊:
3月底的文山,空氣中仍彌漫著一股焦土味。
  誰也未曾預料,在這塊盛產三七的熱土上,6000余戶三七種植戶在焦灼的陽光中守望著雨水的光臨。
  而就是這股焦土味,當前正吸引著來自全國各地的部分制藥界巨頭,他們為何扎堆此地,聚焦此處,用比平時高數倍的價格采集原料和囤地建基地?本報記者用各種方式采訪了這個行業。
 
誰在推高價格?
  三七原料2009年8.月份是40至60元一公斤,在此之前的2008年是20至35元。而現在是350元一公斤,價格對比,比2008年整整翻了10倍,比2009年翻了6倍。
  價格暴漲的背后,此前曾風聞是廣東康美藥業出資上億元提前收購炒作引起,但最近也有旱情造成三七減產所致的說法。
  已在此行混了26年,身為文山高田三七種植產業基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田公司)掌門的陳高田怎么也想不通:天咋旱成這樣?
  其在電話中透露,價格翻倍增長確實是減產造成,但也與去年康美藥業等制藥巨頭巨資搶購原料不無關系。
  陳高田對記者的提問坦言相告:自己的基地農戶有2500戶,面積超過2500畝,但因持續的旱情,使基地農戶今年減產達30%,公司損失15%。
  由于制藥巨頭扎堆收購,成本價漲幅比原來上升了25%左右,因與農戶簽訂的合同是隨行就市,導致目前公司遇到生產原料供給不足號和價格推高的雙重壓力。
  文山特產局李先生接通電話后告訴記者,就目前三七生產信息表明,整個產量出現普遍下滑,減產已成為事實,這是全國以三七為主制藥界巨頭扎堆搶購,多方面助推價格成倍增長的主要原因。
  行業上是市場定位,主管部門難以調控,現在的主要精力全部投入到抗旱上,一方面保住三七種植戶減少損失,另一方面積極引導當地三七產業大公司出資進行水利設施建設。
  云南白藥文山七花藥業公司總經理周朝訓表示,云南白藥在云南簽訂了集三七原料供應、產品研發生產銷售等一體化發展的戰略協議,并吸納了文山州原七花公司和制藥廠的全部股權,用3至5年時間將云南白藥文山公司做成當地的龍頭企業之一。
  談及三七漲價對公司是否有所影響,他認為這是特殊情況下的行業變化,影響程度與高田公司差不多,其實不止是幾家有基地農戶的龍頭公司受影響,其他相關產業企業影響更大,如廣東康美,廣西玉林。
 
藥企老總蹲點 短兵接戰開演
  著急的不止是三七種植戶。下游眾多以三七為原料的藥企,也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包括云南白藥、片仔癀、麗珠集團、白云山、梧州制藥等公司在內的眾多藥企高管這段時間都相繼扎堆文山尋找資源”。云南特安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唐修文在昆明接受記者專訪時如是表示。
  文山三七研究院一位資深人士說,全州三七減產已成定局,如果干旱持續,三七的供應缺口將繼續擴大。據其介紹,2009年,文山全州的三七產量為5000噸左右,而目前的需求量為8000余噸。
  這樣一來,隨著醫保目錄擴大,眾多上榜的藥品都要采用三七為原料生產,可以預見的是,三七未來的需求量將大增,大背景是文山吸納制藥行業巨頭進境增兵扎寨的誘因。
  正因為看中這一點,李嘉誠旗下企業廣州白云山和記黃埔中藥有限公司(下稱白云山)近日在昆與文山三七研究院和云南鴻翔藥業正式簽訂了合作協議,種植規模一萬畝,總投資5億元。
  權威資料顯示,國內以三七為主要成分的中成藥包括:云南白藥、漳州片仔癀、復方丹參滴丸、丹參片、血塞通膠囊、血塞通片等。“國內有多個廠家都生產后3種中成藥”,云南三七特產研究院院長、博士崔秀明介紹。
  3000噸,如此大的缺口,讓眾多藥企坐立不安。“眾多藥企都在緊密監測三七的市場情況”,昆明中藥材市場一些三七終端供應商說,這些公司以前多采取從經銷商進貨的模式,但現在,他們都希望將訂單直接下到種植基地。
  三七減產與漲價最終將傳遞給下游制造企業,但這種影響將有一個滯后期,就目前情況,不僅“三七農”的出地價在漲,終端市場也在漲,這會不會造成今后制藥行業漲價,如今不甚明朗。崔秀明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這幾天的電話特別多,短兵接戰將開始。”記者電話或直接見面采訪中,廣東康美副總經理趙宇,本土巨頭唐修文、陳高田都表達了這句話。
  他們一直默認,這幾天有電話相約談訂單合作,有聯系企業并購,還有外來藥企與本土大腕詳談基地農戶、面積轉讓等。
  唐修文對一些藥企甚至開出了高價,想簽3-5年的長期供貨協議的信息,在記者的求證中給予了默認,但自己的工廠產能都吃緊,怎么有訂單外簽呢?
  目前除廣東康美進駐文山使出渾身解數建基地外,趙宇也承認白云山同樣要三年內在文山硯山縣和紅河州彌勒縣分別建一個5000畝的基地,目的是解決原料供應。
  上述兩家在文山建基地的行動已漸次清晰,但還有頻繁而來的麗珠集團、梧州制藥等由一把手或二把手率隊進駐文山洽談基地建設的已正浮出水面,崔說,如此看來,文山又一輪由本土大腕特安吶、高田、金不換和外來巨頭康美、白云山、云白藥、麗珠等之間的原料基地爭奪戰即將上演。
 
難以預料?
  文山州文山縣三七特產局則預計,今年文山州三七產量將減產超過30%,種子產量將減少20%以上。
  一邊是原料產地受到干旱供應市場不足,一邊是今年全國總量供給短缺3000噸,不難看出,這從三七原料制藥界廠家蹲點云南文山,力圖從源頭來解決自身供應問題得到證實。
  “隨行就市的策略決定了,在這一次三七漲價的事件中,康美藥業扮演的必然是一個受益者的角色”,上述曾對康美藥業調研的分析師如此表示。
  針對市場上的各類傳聞,康美藥業從未有任何正面的回應。記者在3月22日采訪邱錫偉了解到,他并不避諱談及三七漲價的問題,其表示看,公司三七存貨主要用于兩個方面,一是公司自用,另一方面是用于藥材貿易,也就是在加工、分類后進行出售。
  邱錫偉坦言,三七僅僅是公司藥材貿易中的一個種類而已,此前公司也沒有預料到三七價格會出現如此大的漲幅。在目前的情況下,公司并未改變經營策略,更不會采取囤貨待漲或是乘高價大肆拋售的策略。
  不過在康美看來,考慮到三七僅僅是康美藥業貿易業務中的一個品種,而且公司追求的是長期利益最大化,以及藥材價格上的話語權,囤貨惜售損害下游利益的可能性都不大,對業內傳聞稱漲價是康美囤貨炒作造成,未免勉強。而對于市場各界所最關心的,三七漲價對公司業績影響的問題,他謹慎表示,目前并不好預測。
  但面對大批訂單,種植戶們卻心里沒底:截至3月21日,文山州三七種植受災面積占總種植面積的94.5%,其中成災面積已經接近受災面積的50%,僅三七種植業損失就已超過1億元。“減產、漲價,這些因素最終將傳遞給下游醫藥制造企業”,分析人士指出,倘若持續干旱,大批以三七為原料的藥企業績將受影響。
  3月21日下午5時,冒著近30度的高溫,陳高田一瓢水潑下去,心情愈發沉重:因為這一場百年一遇的大旱,在過去的半年多時間里,這位在云南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聞名遐邇的三七老板損失慘重,“600萬就這樣沒了!”談及當下的三七行情,他直言“價格很瘋狂,生產很糟糕,以后不敢再種了”。
  電話采訪陳高田時,他說自己正站在基地上一家農戶的三七地里澆水。外來巨頭想方設法來到源頭建基地,肯定與當地本土企業之間產生新一輪博弈已在所難免,這有利于政府規劃整合,將產業做強,百姓受益,但對價格是否被再次推高或今后產量過大造成價格下滑,目前難以預料。
  如此說法在記者截稿時,已得到了包括眾多供應商、當地政府主管部門和三七研究機構的默許。
------分隔線----------------------------


瓦伦西亚大学语言学校 打麻将必胜绝技 2期倍投 打麻将必胜绝技 云顶娱乐平台 彩宝网是真的假的 幸运飞艇软件平刷 牛牛看4张牌抢庄老是输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重庆时时彩的套路 上海时时彩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广东福彩网上怎样投注 投注比例 大唐娱乐棋牌技巧